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周亚鸣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周亚鸣印象

2014-11-19 12:00:3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祥夫
A-A+

  新文人画家里边,周亚鸣最像江南才子,也清瘦得恰好,有一点点性感,却被雅雅的一笑包围起来。他酒是一点点都不能动,谁给他烟,他还会接过来玩一下,整支整支的抽好像不会,抽几口,然后马上把烟在烟缸里弄灭。因为他动手术几乎把胃全部切除,我开玩笑叫他“无胃公子”。在全部的新文人画家里边,周亚鸣还真像个贵公子,我以为公子的条件一是帅,二是雅,这在周亚鸣那里都有,但还要再加一个字,贵。他的画作有富贵气,和众多的画儿挂在一起,他的画的色彩和光泽总是在那里吵吵闹闹非要人过去看不行。

  周亚鸣好像是很少画人物,山水多一些,花鸟多一些。他给我画过一张人物,一个写意古典人物,拄着杖,古人无分老小一定是都要拄杖的,不拄杖还会是古人吗?这画中的人物拄着杖歪着脸正在看天上的那半个月亮,上边题款是“自己吓自己”,是画给我的,好像是一次吃饭我讲了什么笑话,笑话我已经忘掉,但这张画总是让我想把那个笑话想起来,一晃十多年过去,草长莺飞,不想也罢。

  周亚鸣的画无分山水花鸟都十分抢眼,我母亲大人活着的时候爱翻画册,说是看画儿,翻到周亚鸣的花鸟,说这真是好看!看周亚鸣的山水,我总是想到董其昌或明人的山水,而其花鸟却是宋人的风致。

  周亚鸣的花鸟在中国特别占一席,鸭子画得可以说是举世无二,一只只都像盛装的古典美人,富贵而好看,而且都一律是抹了口红的美人。能把鸭子画得这般富丽,当代真是无人可比,再寒素的一面墙壁,只要挂一幅周亚鸣的鸭或花卉,这堵墙便会一下子变得无比的好看起来。他的画是比宋人的还要多姿多彩一点,若放几百年,颜色转淡,清气渐渐浮起来,便恰好更接近宋人。我以为,把周亚鸣放在新文人画派里真正是有些不搭调,虽然他擅长以写意的意趣画他的工笔,这是周亚鸣有别于其他工笔画家的所在。工笔画家一般都很紧,而周亚鸣好在松脱,松松脱脱地好看。说到周亚鸣的花鸟和山水,用的上四个字“锦心绣手”。看周亚鸣的画,还有一个感觉是好像一下子打开了美而又美的古锦缎,本世纪初我参观日本西阵织会馆,当时在心里忍不住叫了一下,这不是周亚鸣的富丽华美吗?我想西阵织应该把周亚鸣供在那里,像供神一样,他们的西阵织会更上一层楼的风光无限。

  在中国的画家之中,能够把多种颜色都用得很好的人并不多,画家能用好几种颜色已属不易,而周亚鸣却是最善于用色,把各种颜色左一笔右一笔加在一起,让人们知道什么是富丽堂皇。中国画的灵魂--墨,在他那里倒像是退到了次要地位,去了二线。

  周亚鸣的山水,最最合适挂在重要的厅堂场所,其山水的颜色和线条得传统金碧山水之精髓,是古典的、主观的、唯美的,是挂在那里让人养眼的。水墨的氤氲之气已经全部被排除在外,其山水是岁月静好的浮光耀金,是理想中的富贵生活。昆曲就是要在这种氛围里扮演才会动人。周亚鸣的山水不合适挂在书斋,顶顶适合挂在客来客往钟鸣鼎食的厅堂。也只有他这样风范的山水才镇得住大厅大堂。唐代的三彩,简直就不是生活中的凡间器物,你把它放在哪里它都要一下子跳出来,所以,也只有唐代那浩大无际的风华富丽才镇得住三彩。唐三彩是大美,但要是把它放在小的地方,它便会变得俗艳。我认识多少朋友,他们的厅堂也好,他们的书斋画室也好,可以放宋瓷,可以摆明青花,但就是放不住唐三彩,唐三彩不是随便摆放的东西,要求特别可以托它的环境。周亚鸣的花鸟和山水在审美上与唐代三彩有共通之处,从骨子里讲是大美。周亚鸣的花鸟山水不重在意境,也不重在情趣,而是重在“富丽大美”这四个字上,怎么说呢,“富丽大美”也是一境,而且来得更大。这“富丽大美”好就好在接近世俗,我以为接近世俗的美才是大美。好的小说也是这样,离世俗远的好小说,至今还没有见过。

  看周亚鸣的花鸟和山水,我常想我要是个女人,手里就一定要有一把周亚鸣的花鸟团扇,即使是冬天也不会离手,走到哪里,就好看到哪里,也富丽到哪里。

  看周亚鸣的花鸟和山水,无端端的,我还会常常想起汤显祖的《牡丹亭》。

  就辞章而言,《牡丹亭》是华美而富丽,让人感叹。

  那一天天的“雨丝风片”,那一年年的“烟波画船”,却早已是“遍青山啼红了杜鹃。”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周亚鸣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