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周亚鸣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画之生动辩

2006-02-09 10:38:23 来源:
A-A+

周亚鸣著

  生为万物之属性。或生长、或生息、或生心、或生情等等,而有生就必有其动,有生就必有其态,即动态。故所谓写生,即写物之动态。然以文心观之,人心之动、人情之感何能写其生态。无我之心,又如何有物之心;无我之生,又如何有物之生;无我之动,又如何有物之动。所以古人将生者分为自然与天然两种状态。自然者为物我相合于文心,天然者为物之自在状态。故古人云天人合一也。

  秦汉时理解天人合一于天,唐宋时理解天人合一于理,元明时理解天人合一于心。故有天网恢恢、天理难容、本性难移、人情难为等说法。然就本质而言,皆为文化认识。就画理而论,或近于法、或近于理、或近于物、或近于情等等。故文化上所云天道、常理、常性、常情之分,是逐渐将文、物之品质要求,分为不同方面、不同层次之认识和追求。总体而言,文者之求无非一个常字,因它更接近人类文化之本质,也是文化功能之所属。由此观来,古人常将物态之生与文心之生合于文心。视文心之动为生动之本,又将心动之常与文法之律、绘画之理与人情之常相合,称之为文品、画格。故文人所言生动必合文品,将文心视为上。将物态之动,视为下。所谓“以无观之,道存乎气质;以有观之,道存乎动态”。

  有君相约观画,指画中枝叶,问:此为生动否。又问:你看此画,叶之避让,枝之穿插,皆无比生动,有何见解。余曰:此为物态之动,非为画之生动。君面存疑惑,不解。余曰:你观沈石田之花鸟如何,又观恽南田之花鸟如何。南田之画重在物态之动,即所谓生动。石田之画重在气质生动,人或不解。南田之画落之于法,而近物态变化。石田之画落之于性状,近于文心生动。故南田画格不及石田。余又指另一壁上画曰:你看此画,叶片反复变化,枝杆故意穿插,皆为状物态之变。以偶然之变为生动之体,如南田之求;石田之画,绝无偶然物态之技巧,由文心制画法,所谓文气生动。故石田花鸟,单纯而品格高尚。元明大家之作皆然。此君又问:宋画如何。余曰:世人皆言宋画状物,非也。宋画求物理合人理,以物理之常合人性之常,由此求画之常法。故宋画无一枝一叶为偶然之物态。其精心所在,用心于文理、画理合一。品格之高,后人无所及。所谓宋画在于状物之论,是不懂画事。而当今画人,常将物态之动视为生动,此为大谬也。作画如一味求机关变化,是以小巧乱大道,以词害文之属。画由心生,作画若做人。锦心绣口,气质俱佳,其生动皆人之文心品格。若生存瑕劣,断无佳作。故论画之道,品相第一,品相之内,可及生动,品相之外,不以论画。

  (文章来源:艺术家提供)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周亚鸣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